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税收宣传税收调研
基金行业所得税征管研究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0日
字 体:【
访问次数:

  基金行业所得税征管研究

  20177月1415日,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强调要加强金融监管协调、补齐短板监管。基金行业是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研究透彻基金行业的税负征管问题对中国金融加强监管具有重要意义。本文就基金行业所得税政策落实情况进行了深入研究和分析,并提出一些建议。

  一、我国基金行业的发展与现状

  199711月,《证券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颁布实施,奠定了我国基金业规范发展的法律基础。20046月,《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施行,对基金活动的基本法律关系,基金管理人、基金托管人、基金的募集、基金份额的交易、基金份额的申购与赎回,基金的运作与信息披露、基金合同的变更、终止与清算等基金运作的各个环节作出了明确的法律规范。20136月,修订后的《证券投资基金法》施行,在拓宽基金公司业务范围,扩大基金投资标的,松绑投资运作限制等方面,取得了较大进展,使得基金品类从早期单一的封闭式基金发展到目前公募基金与私募基金共舞为主线,开放式与封闭式并行,覆盖证券投资、股权投资、创业投资、艺术品投资等多元投资的新阶段。

  截至2015年底,我国基金资产管理规模达到13.47万亿。其中:公募基金资产管理规模达8.4万亿,私募投资基金5.07万亿。

  二、基金税政及征管存在的问题

  根据调研了解,目前基金行业税收政策执行中存在一些突出问题,即影响税收收入的及时足额征缴,也不利于维护良好的金融市场秩序。突出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一是对行业规范经营引导不力问题。公司制企业与合伙制企业相比总体税负较重,使得基金行业大多选择合伙制和契约制形式进行基金投资,不利于治理结构完善的公司制创投企业发展。同时,投资证券市场税负相对较轻,导致资金在二级市场博弈,难以流向实体经济,不利于解决处于成长早期中小企业融资困难和创新创业问题。

  二是对基金长期投资鼓励不足问题。税收政策缺乏对长期投资的激励,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近几年创业投资基金竞相投资短平快项目的重要原因。现行的股息红利差别化税收政策,也仅限于上市公司,众多未上市的长期投资所得享受不到适当的税收激励,不利于从长期投资的角度来鼓励基金资金流向实体经济。

  三是对基金创业投资支持不够问题。政策没有考虑到创投特点,股权投资、创业投资和天使投资基金失败比例很高,可以说损失是常态,但创投基金为提高资金投资效率,往往有收益尽快套现,收入和资产损失分期情况比较严重,应税所得前后波动很大。造成基金投资实体经济积极性不够,热心于短平快项目的包装投机。

  四是对财政税收政策执行不严问题。基金流动性强,受地域限制小,一些地方擅自搞变通,在税收政策执行上放宽标准,甚至擅自制定相关优惠政策。如对合伙制创投企业的个人合伙人一律按照20%的税率征税,对股权投资企业予以核定征收,对入库税款地方留成部分以政府补贴形式予以返还。新疆还规定将公司制股权投资类企业,纳入自治区支持中小企业服务体系,享受国家西部大开发15%税率的所得税优惠政策,自治区地方分享部分减半征收。这些做法,既损害了税政统一性,破坏正常的税收秩序,也影响基金行业的健康发展。

  五是对基金优惠政策应用不轨问题。在税收政策上,给予企业取得公募基金分配所得暂不征税待遇,是为了促进资本市场的健康稳定发展。但部分企业却滥用税收优惠政策,利用所谓的“避税基金”逃避税款缴纳义务,已经扰乱了正常金融市场秩序,侵犯了国家税收权益。

  三、对基金行业所得税征管的建议

  (一)完善基金行业所得税政策和征管着力把握的原则

  1.与基金行业发展相适应。围绕大众创新万众创新的大背景,立足基金行业的运作特点,针对现有税收政策的突出问题,借鉴国际有益经验,进一步完善政策,将政策着力点瞄准成长型的中小企业,实现定向发力、精准调控,引导社会资金流向实体经济。

  2.与税收总体工作相协调。与税制改革的方向要一致,特别是基金行业所得税政策要放在大金融行业内统筹考虑。结合清理财税优惠政策,推动政策上“开前门、堵后门”,落实税收法定。充分考虑税收征管能力和手段,防止出现征管漏洞。

  3.与征管问题导向相统一。统筹规划、合理安排、分步到位,先行出台目前中央有明确要求的、社会反映突出的政策,再结合税制改革的顶层设计,对突破现有法律框架的、各方意见不统一的,作为远期措施研究完善。

  (二)完善基金行业所得税征管措施的近期建议

  基于以上原则,建议近期研究以下政策措施。

  一是研究完善个人所得税代扣代缴制度。针对基金投资者中高净值客户集中的特点,考虑资金流动性复杂、税收征管难以到位的现状,建议结合个人所得税税制改革,研究对私募基金、信托、银行理财等金融产品的代扣代缴制度。

  二是研究推动综合治税信息共享制度。涉税信息共享是所得税征管的基础,应加快建立综合治税网络建设,推动建立税务部门与人民银行等“一行三会”金融监管部门信息共享、联合惩戒等工作合作机制,利用金融监管部门的信息,加强对基金、信托、理财等金融产品的相关税收控管。

  三是清理规范地方违规财税优惠政策。对地方自行出台的违规财税政策进行系统梳理、分类处理,实现税收法定。第一,能纳入政策体系的,如对法人合伙人的处理,在政策调整时予以明确。第二,各地执行标准不统一的,如合伙制基金合伙人所得是按照个人所得税生产经营所得征收还是按照股息红利征收,明确统一标准。第三,除此之外自行出台违反现行税法和政策规定的,如将创业投资企业纳入西部大开发所得税优惠政策,一律予以取消。

  四是堵塞“避税基金”恶意筹划渠道。针对部分企业滥用税收优惠政策,利用所谓的“避税基金”逃避税款缴纳义务的恶意行为,应进一步明确相关政策口径。一是可以延长基金持有时间,提高恶意筹划的投机成本,与居民企业投资收益免税的12个月的政策保持一致。二是限定免税收入范围,厘清基金分配所得中收益和成本的区别,对投资于货币性基金取得的收益与企业直接投资与货币市场取得的所得政策进行统一。

  (三)完善基金业所得税政策的远期措施

  对突破现行所得税法律框架、对基金投资有一定影响的问题,建议作为远期措施在税制改革中统一研究。例如研究鼓励长期投资的更加优惠的所得税政策。建议考虑在目前创业投资所得税政策持有中小高新技术企业满2年的基础上,增设满5年、满8年两档,逐步提高抵扣比例,建立转让时持有时间越长、抵扣比例越高的机制,以鼓励创投基金进行长期投资。

  一是研究不同金融产品间税负平衡的所得税政策。目前所得税税收政策对公募与私募、公司制和合伙制及契约制基金、对上市与非上市公司等不同基金产品有比较明显的不同规定。同时,基金产品与信托产品、银行理财、优先股(永续债)等其他金融产品也存在较大的税收待遇差异。鉴于金融产品的互相嵌套,资金的互相流动,应注重对金融产品整体税收政策的宏观研究,引导资金流向实体经济,而不是在虚拟经济内部空转套利。

  二是研究个人投资者抵扣所得税政策。借鉴英国和日本的经验,研究建立类似“天使投资”税收政策,重点是研究如何在个人投资者环节投资抵免个人所得税的可行性,并相应考虑抵扣结转问题和征管安排,更好地激励个人投资者参与风险投资。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